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視力保護:
父親的“唱”生活
來源:安徽電建一公司 作者:夏忠 日期:2019-03-27 字號:[ ]
  父母喬遷新居,搬家公司的小伙子建議把“老古董”舊收音機、錄音機等賣給收廢品的,老父親連聲拒絕,說著便抱起一臺收音機走出院子。望著他蹣跚的背影,我想起了他添置這些寶貝的往事。
  記得1979年的元旦那天,爸媽帶我們去縣城親戚家喝喜酒,親戚家的收音機里在播黃梅戲,《天仙配》唱罷,接著唱《女駙馬》,老爸聽得入了迷,喝好喜酒也不提回家的茬,直到我老媽面露怒色,才帶我們打道回府。
  在回家的路上,老媽故意不理他,老爸就一會男腔一會女聲地唱個不休,我老媽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,他才罷休。母親當時就說,“不吃不喝,到年底也要買臺收音機!”我們頓時興奮地跳了起來。
  父母親的工資只能勉強維持生活,要添置收音機這樣的大件,還得指望家里那頭肥豬“幫忙”。父母當即就做了明確分工,老媽燒、洗縫補全包,老爸全身心投入到養豬之中。
  第二年的國慶節那天,我家那頭養了近三年的肥豬終于“出閣”了,賣給食品站后,老媽沒回家就直接跑到縣百貨公司,抱回一臺“紅燈牌”收音機。打那以后,老爸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收音機聽戲,他聽戲時瞇著眼睛,雙手輕輕拍擊合著拍,那如癡如醉的情形,我至今記憶猶新。
  1984年,我哥哥、姐姐陸續上班拿工資了,家里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,家里添置一臺“孔雀牌”黑白電視機,老爸最開心了,因為足不出戶就能“看戲”了。
  那年冬天,到上海出差的老爸帶回了一臺手提式單卡錄音機,我老媽責怪他亂花錢,老爸一臉委屈樣地說:“是給小兒子學英語用的啊!”。準確地說,是我們父子倆合用才對,早上和晚上歸我使用,剩余時段全部由他老人家承包。還別說,不到一年我的英語成績由原來的60分竄到90多分,老爸的唱功更是飛速“前進”,模仿老生唱腔惟妙惟肖。
  1987年我因要參加高考,錄音機完全被我霸占,老媽看他下班后象丟了魂似的,就自作主張上街買了臺式雙卡收錄兩用機。記得雙卡機剛抱到家時,老爸背著手,一臉嚴肅地說道:“這不是亂花錢嘛!”。嚇得我們姊妹幾個都不敢吭聲,猜想暴風雨即將來臨。可是不到兩分鐘,他竟捂嘴笑了起來,母親嗔怪他,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  這下老爸可有的忙了,不光看、聽、學戲,還能把自己唱的錄下來,他說這叫:對照找差距!并且早上還提著錄音機跑到大壩上練嗓子。這一年下來,老爸的唱、念、打功,得到全方位發展,氣色也紅潤了許多。
  1991年春節,老爸用他的年終獎金換來一臺“飛燕”VCD,雙卡收錄機“下放”給我老媽練太極拳用。有了VCD后老爸的戲路又擴展了許多,越劇、呂劇、蘇州評彈,全面開花。老爸的臺步進步很快,他說那是VCD的功勞,照著練一招一式,進步當然快了。
  2000年夏天,老爸光榮退休,卻成了社區老年演唱隊的“專職”演員,我老媽在他的游說下,也成了鐵桿票友,老兩口“唱”著過日子,悠然自得。2008年春節前夕,老兩口一合計,把國家增補的退休工資取出來,又添了點錢,抱臺集DVD、刻錄等功能為一體的大電腦回家,老爸腦子靈活,學東西快,很快就和各地的戲曲票友結成好朋友。據說還與美國舊金山的華僑票友,通過視頻交流特頻繁。
  去年暑假,我侄女參加工作,用她第一個月的工資將爺爺奶奶的手機升級,下載了APP,老兩口將自己唱的戲劇上傳朋友圈,點贊喝彩不斷,聽說還有不少鐵桿粉絲呢。



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   
手机看片你懂的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